主頁, 人物專訪, 專題熱話 — 25/10/2012 at 12:00 pm

李志清:《易經》之道港漫路,變幻才是永恒!

by

八九年前訪問過李志清,今日我肚皮添多了一坨脂肪,他卻彷彿沒有老過,腰板挺直依舊,眼鏡背後兩點睿智的光芒依舊,清朗聲線也依舊,除鏤刻在眉角的皺紋長了兩分,歲月似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問現今廿歲出頭的年輕人有甚麼夢想,他們準會給你一個茫然不解的表情,然後答:「錢。」錢,言簡意賅,拆開也不過是「金戈戈」三個倉頡碼,卻包含住有權有勢有地位的無限願景,一個字就概括了人生的終極目標。如果你在1981年問當時18歲的李志清同一問題,他會面不紅耳不赤答:「我立志做個出色的畫家。」都說八十年代的香港最好,相比2012年凡事向錢看的今天,人還有追求夢想的餘地,只要肯努力,還有機會在自己喜愛的範疇裡發光發熱,不必被臭錢營營役役一生,磨蝕心志。
把案前毛筆畫紙擺好,李志清說:「我的入行原因是很老土的,就只因為好好好好喜歡畫畫,很早我已經知道自己想當一個畫家。」八十年代,可以靠畫畫為生的有幾個行業,漫畫界只是其一,「如果那時我知道一間廣告公司聘請人畫畫,我很大可能已經進入了廣告這一行。」入行的最關鍵人物,是他二哥,「我二哥很喜歡看漫畫,某日他買了一份漫畫報紙,看到招聘,他叫我試試,我即刻畫點甚麼去應徵。」那份漫畫報紙叫《青報》,老闆是上官小寶,面試時他帶了一幅自畫的軍人持槍畫,「面試過程很簡單,因為那是經濟蓬勃的八十年代,人才是搶住要的。當時都有好幾個人與我一齊見工,他們很需要人,最後選了我,我第二天就上班了。」漫畫公司不怕請槍這回事嗎?「當時負責面試的是上官小威,他聘請助理是看這個人是否醒目,反而不需要你有一套好專業的技術,聘請你,就預了你要由頭學起,執稿、貼字、衫花,當真是木人巷來的。就算之後我聘請助理也一樣,你手畫幾厲害都好,也不代表我一定聘請你,當然,懂不懂畫公仔也是考慮因素之一,但最大比重都是看你的為人,看你如何對人處事,看你對答有沒有禮貌,你手畫很厲害,但態度好差,我一定不聘請。」

images (34)

李志清擅畫中國水墨:「我自己磨墨的,不用科學墨水。」

images (39)

李志清自小立志當畫家,記住,是畫家,不是漫畫家,一字之差,意義可遠了。

images (31)

牆壁貼滿他的作品,偌大的工作室,其實本身已經是一間畫廊。

images (37)

人們認識他,多數是因為他畫過《三國志》和《射鵰英雄傳》。

images (32)

這幅畫,是李志清為中環街市外牆設計的畫作之一。

images (33)

中環街市外牆畫作的主題是「由古到今」,李志清畫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images (40) images (36) images (35)

 

僅花兩年時間,憑天賦與勤力,李志清已由助埋升做主筆,又很快,他推出了第一本漫畫《無名英雄》,銷量有萬多本,那年頭漫畫業確實蓬勃,比起現在的創刊號有三四千銷量已經要開香檳慶祝,實不可同日而語。
入行半年後,黃玉郎統一畫壇,李志清也順勢加入玉郎機構。「當年佔九成的漫畫從業員都收歸玉郎旗下,其後玉郎機構更名文化傳信,馬Sir、老馮、興豬、祈文傑等等相繼走了,我都沒離開過。」李志清自言自己的漫畫路是幸運的,定時定候都有貴人扶持,「可以分幾個階段說,一開始,兩三年就可以升做主筆,我貪心,甚麼題材都寫試,如《怪異集》,《怪異集》成績好,公司又抽調我出來做《猛鬼冤魂》,同時又在《玉郎漫畫》寫短篇,兼在報紙寫所謂的新聞漫畫,所以由單格、四格、短篇、長篇故事,我都有涉獵過,八十年代的我,尚在摸索期。」
第二階段蛻變在1989年,日本某漫畫公司派員來香港揀蟀,相中了他,「我開始與日本人合作,這個階段推出過《三國志》、《水滸傳》、《孔子論語》、《項羽劉邦》等有關歷史題材的漫畫。我與日本是相當有緣份的,話說日本漫畫公司『Scholar』派編輯來香港,在報攤搜羅市面上的港漫,回日本後就主動聯絡我,叫我試畫一個短篇《鬼異傳奇》。」Scholar是講談社旗下一間子公司,推出的漫畫周刊每季都會推出一個專題式的增刊,《鬼異傳奇》就屬增刊裡其中一個故事,情況類似我們的《石黑龍傳》,會久不久夾多本小文的《門小虎》。

 

httpvh://youtu.be/YTe-nfMcqqg

 

《鬼異傳奇》畫得好,日本人對他另眼相看,之後開始著手籌備長篇成名作《三國志》,李志清親身飛過日本開會,有翻譯,溝通不成問題,卻體驗到日本人做事的絕對認真,「好記得,我第一次過日本開會談《三國志》事宜,足足三小時,有他們講無我講,內容是在日本搜羅回來的所有有關三國的資料,包括日本出了幾多本三國漫畫、甚麼年齡層喜歡甚麼角色等等,有結論後才開始定位如何做一本《三國志》漫畫。方法其實好多,如可以完全依據羅貫中《三國演義》的脈絡寫,又可以參考池上遼一的反三國式畫法,又或可以抽任何一個角色來說故事等等。」經過多次開會,最後扑槌決定根據羅貫中版本來畫,「事實證明是成功的,賺大錢的。」
日本歷史,於身為中國人的我是不值一哂的,若非有那三年零八個月,若非有南京大屠殺和大東亞共榮圈這些侵華史實,我根本不會主動認識日本歷史,所以很難明白,為何日本人會對魏蜀吳這一段短暫中國史有如此濃厚興趣,李志清分析:「全因為羅貫中的《三國演義》,這是個引人入勝的故事,這短短幾十年歷史的情節實在太豐富,有偉大戰爭、人物、計謀,唐宋元明清,其他朝代的歷史沒一個及得上它精彩。」要畫得好,當然要先熟讀三國歷史,李志清還親身到中國一個月搜集資料:「我與助手在成都下機,落長江三峽,下重慶,去赤壁,再往華山、西安,兜了一個大圈,雖然只看了個片面,七擒七縱孟獲的所在地當然沒去,但甚麼武侯祠、關帝廟、張飛廟統統到過。」有沒有實際用途?他答得斬釘截鐵:「相當有用,一,感受到何謂大地氣派,前人說得好,一定要行過名山大川,出來的作品才有氣派,不能閉門造車,不能單憑想像,這是一種潛移默化;二,旅程中搜羅到有關三國的書籍,這些資料對我寫畫真的很有用。」由1990年開會到1992年正式出版,《三國志》足足用了兩年時間籌備,「香港連環圖是不會這麼做的,香港連環圖太本土意識了。那兩年行的是包薪制,就像拍電影,投資者先付錢,導演就要拍回幾多套電影,我也一樣,先收部份錢,再還稿債,所以那兩年能夠維持生計。現在已經沒有大公司肯這樣投資了,因為根本沒條件讓主筆這樣做資料搜集,慢慢蘊釀,再慢慢寫畫。」

李志清的第三階段漫畫路,與查良鏞這名字沾上邊。
又話說查良鏞決定在日本推出金庸小說全集,負責監修的某日本早稻田大學女教授看過他的《三國志》漫畫後,專誠來香港找他合作,時為1995年,雙方一拍即合,最後他決定替日文版金庸小說全集畫封面和插圖。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十四套小說有長有短,分拆成書總共有七十二本,即是說要畫七十二個封面,若連小說裡的插圖,他替全套日文版金庸小說總共畫了超過三百幅畫。
1997年,他離開文傳,想畫《射鵰英雄傳》,向查良鏞詢問版權,李志清說:「查先生看得起我,不但給予版權,還建議一同成立明河創文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射鵰英雄傳》總計三十八本,每月一本,每本一百七十幾頁,之後的《笑傲江湖》也推出了二十六本,兩套漫畫前後做了六年。」還記得那年頭的各大小漫畫公司,不知何故都一窩蜂推出漫畫版金庸小說,如馬榮成的《倚天屠龍記》、黃玉郎的《天龍八部》等等,「香港就是如此,潮流興甚麼就人人都爭著做,正如刀劍熱一起,就人人都推出刀刀劍劍。」在這段時期,他還繼續與日本人合作推出精裝《項羽劉邦》、《水滸傳》、《孔子論語》等過百本漫畫,「我的量其實多到不得了,自1984年開始就沒停下來,但我出日本精裝漫畫多,所以人們都不當我是香港薄裝漫畫家。」所言非虛,我算是資深港漫迷了,廿年來真金白銀購買港漫,從不上網非法下載,至今還每周付出一百五十大元,買足十本港漫,但若問李志清在我心目中的印象,我大概只懂答:「一,他畫中國水墨畫好捧;二,他的成名作是精裝《射鵰英雄傳》。」卻原來他瓣數多不勝數,李志清屈指一算,幹過的事果真不少:「我與政府多次合作過,包括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漫畫,連續幾年的運輸處漫畫都是我負責的,剛剛還與禁毒處做了香港唯一一個動態漫畫,長十一分鐘,算是新嘗試。我還做過一個大型項目,或者上Youtube都可能看到,我與紐約的經濟商務發展局,在虎年拍攝了一段介紹香港藝術家的短片,片中,我即席畫了一張十四呎長有八隻老虎的水墨畫,都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了。我甚至與歌手合作過拍MV,這並非純漫畫界的事,有些是Fine Art範疇的事,這些都比較少報導。三年前,我現身台北國際藝術活動『奔牛節』,有兩隻牛,一隻給我,一隻給劉德華,我們在牛身上創作,最後還拿去拍賣,拍賣到五十萬台幣,做善事罷了。至於今年,我開過速畫展,又捐了幅畫給杭州博物館,也寫了本《墨說孫子兵法:策略思考的藝術》。」以上種種搞作,全部都有發新聞稿的,但傳媒就是鮮有報導,「這是很正常的,人認識我,多數只以為我只曉畫《射鵰英雄傳》、《三國志》、水墨畫,其實我懂水彩、油畫和速寫。我很低調,況且香港也的確沒甚麼興趣報導文化藝術,你看,香港報紙只專注一些大眾話題。」

李志清醉心美術史,瓣數多多,較能適應大時代變遷。

最新搞作,有重新包裝中環街市外牆這個史無前例的大項目,李志清難掩興奮之情:「中環街市是三級歷史文物,政府找我、李麗珍與黃照達三個漫畫家設計外牆,我負責整條租庇利街的一面外牆,前門正門一面由我與李麗珍共同合作,域多利皇后街屬李麗珍,後面一方由黃照達負責。」三個漫畫家,各有不同風格,「黃照達用電腦畫畫,很有現代感;李麗珍的構圖比較活,包括中環行人電梯景觀;我呢,在現場行過幾遍,發覺外牆很貼近街道,創作主題是由古到今。」
為何有這個主題呢?「因為現在的商場被財團壟斷、貴租、單一,沒有了人情味,以前我們去街市或舖頭仔買東西,我們會熟識那個檔主阿嬸,阿嬸會切最好的腩肉給你,還會搭送甚麼給你,我就是想畫回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作品不會永久存放,大概會擺兩年,三位漫畫家的畫作會列印在帆布上,再覆蓋外牆,「不能永久擺放的,因為沒甚麼顏料和物料可以抵受風吹雨打、日曬雨淋,其實能夠在公共空間展示一個作品兩年已經很好,因為這是破天荒的。我已經畫好了十幾二十幅,原本要遷就外牆的窗口和柱子的,但我選擇不遷就了,一幅畫過就一幅畫過,我要考慮一幅畫的完整性,若遇窗口和柱子,就大刀闊斧裁走它好了。」

深水(土步)某僭建樓宇,李志清:「很難想像裡面有這麼多板間房。」

除漫畫、水墨、水彩外,李志清亦擅畫油畫,堪稱周身刀,張張利。

港漫已成夕陽工業,在遲暮餘暉中,黃玉郎繼續吃老本出精品務求撈多一筆收山、甘小文多看書增值自己、馮志明默默耕耘兼期待下一個救世主的出現、興豬選擇放下畫筆改賣二手漫畫、福龍拼盡十二成功力畫《鐵將縱橫》企圖力挽狂瀾,李志清則勸諭港漫從業員要順應大趨勢,適當地作出轉變。
「行多港漫從業員發覺現在搵食艱難,是因為他們做漫畫的就只獨沽一味做漫畫,不懂Fine Art,甚至連畢加索是誰也沒留意。我比較多門路,是因為本身一向都喜歡東西方藝術,我學中國畫,也學西洋畫,也喜歡美術史,西方由文藝復興到現在的藝術史,當中很多很高的門派,我都由衷地喜歡,其實很多找我幫手的人,都不只因為我懂得漫畫,而是因為我懂得Fine Art。」在他眼中,有危就自然有機,「沒錯近十年八年漫畫急劇沒落,但Visual art的市場卻漸次成熟起來,商場展覽也越擺越多了,其實漫畫從業員可以嘗試轉向這些範疇發展。」

港漫市場的萎縮是必然的,李志清不抱怨,因為花無百日紅,港漫亦一樣,高峰期已過就自然滑落,他借用《易經》解說:「《易經》講變,講憂患意識,講變幻才是永恒,甚麼都是周而復始的,所以有起跌和盛衰,如果你一成不變,你注定要死。漫畫來到現在,是形式的停,即紙品的停,印刷媒體這載體的停,這是個必然的洪流,沒有人可以抗拒,情況就如數碼相機一出,誰會再用菲林?於此,我是相對樂觀的,因為現在講的是地球村概念,以前出港漫最多發行到東南亞,現在一個Internet已經可以去到全世界,但形式一定要轉變,改變漫畫本身的載體。」
我問,用iPhone看港漫又如何?李志清不拒抗iPhone,「不過在我心目中,在iPhone看到的已經不再是漫畫,iPhone就是iPhone,iPhone不等於書,我們喜歡書的人會知道,書有書香,書有書的味道,最重要是翻書揭頁的感覺,iPhone的大細與書本完全是兩回事。還有一點,我們做漫畫的,會兼顧一種東西叫節奏,即那一頁書應該落那一格漫畫,iPhone只可以點擊和拖拉,只適宜看資料性的東西。若你主動地放大和縮小漫畫,其實你已經不能主動地投入,iPhone這東西完全打破你投入漫畫世界的機會。日本精裝漫畫的優勝之處在,你拿著漫畫,會投入到不覺得自己正拿著一本漫畫,大小設計得很適中,拎上手很舒適,甚至乎你不會覺得這只是一本黑白漫畫,因為劇情已經捉緊著你,彩色與否已經不礙事了,連畫功都不礙事,而是漫畫本身的語言扣住你心靈。若用iPhone看,你接收到只是一個圖像訊息,漫畫言語完全扼殺。甚麼形式的漫畫都好,先要了解載體的長短處是甚麼,特意創作適合這載體的漫畫,才有出路。如果有朝一日有人想到適合iPhone這載體的漫畫法門,他就是成功,但暫時未有這人出現。暫時我想,動態漫畫或單格漫畫加少少配音,會適合這載體。」
李志清的比喻實在好:「漫畫最萬變不離其中的,其實是故事本身,現在只不過給了你第二種畫布,你就要用第二種畫布說故事。到時,再叫不叫漫畫也沒所謂,所謂創意工業就應該是這樣,只要有一個概念能成功開始,就能繼續衍生下去,只要觸動到人的情感,說得文藝少少,只要令讀者有精神上的提升,就成功了。港漫這行頭一定要變,師父畫大眼睛,徒弟就跟住畫大眼睛,但為何要畫大眼睛?徒弟不明,也不問,這種因循也是港漫死穴,情況就如學水墨畫,為何這裡要畫一隻雀?徒弟不知,只知道人人都是這樣畫,徒弟就跟住畫了,就算畫到又如何?這隻雀根本是死的。」

繪本《那年的天空很藍》,李志清:「裡面的情節很似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幸好我比電影早出版,否則人們會以為我抄襲。」

李志清《深刻的注目──細閱觸動心靈的記憶》,透過七十四篇精簡文章與插圖,訴說人生點滴。

李志清還與華人廟宇委員會合作,推出過《超凡入聖關雲長》一書。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