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人物專訪 — 09/04/2012 at 3:17 am

喬靖夫的武者世界觀

by

寫愛情小說的,可能晚晚孤枕難眠;寫科幻小說的,根本未坐過太空船;寫靈異小說的,未必真正撞過鬼,可《武道狂之詩》作者喬靖夫不一樣,他寫武俠小說,本身也是個武癡。前蹬腿連環踢出,偶爾接幾招王小虎的青龍出洞,再來是左右肘擊,沙包盪來盪去,靠邊站的我,完全感受到他的全情投入。 他十五歲開始學武,「自小哥哥就帶我入戲院看李小龍電影,不自覺模仿他。」李小龍舞雙截棍出神入化,他就買膠雙截棍與鄰屋的小朋友互打,七十年代電視武俠劇當道,播《圓月彎刀》,他就買膠圓月彎刀,播《倚天屠龍記》,他就買膠倚天劍。耳濡目染的,當然還有《小流氓》、《李小龍》和《龍虎門》,「那年頭的港漫很真實,如《龍虎門》,有洪拳、詠春、鷹爪,令我對武術的興趣越來越濃厚。」

因為興趣,他學空手道,並曾參加空手道香港公開賽奪亞,八年前,他接觸到菲律賓魔杖,「電影裡李小龍舞雙截棍,其實是跟他的徒弟伊奴山度學回來的,菲律賓魔杖只是個統稱,我們的派別叫Kali,是一個完整武術體系,並非只有魔杖,也有刀法和徒手技擊。」魔杖廿多吋長,由胳肢窩至手指尖,長度與手臂相若,「藤做的,貪其韌性強、便宜,打斷了只會爆開不會斷裂,不會插到對手。」之前拍《功夫傳奇》,他還學曉了九呎長大槍。 或許愛武,所以他的《武道狂之詩》有別一般武俠小說,會加插「講義」,讓讀者增加有關門派、地域、兵器等知識,「有些兵器我學過,其他大部份都是看書看資料得回來的,落筆時當然有真有假。」他一心寫有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就如之前的《殺禪》,明明是武俠小說的框架,但卻顛覆了傳統,書中無俠士,無正邪,大家都為利益互相殺戮;又如《吸血鬼獵人》,架構是武俠的,但卻結合了幻想、打鬥技擊、恐怖等因子,我想闖一條新路。」

httpvh://youtu.be/CnsUCCj60TM

2008年,他正式動筆寫《武道狂之詩》,「那年頭黃易與溫瑞安已經減產了,市場多點空間可容納我作品。」第一集用三個月時間寫好,邊寫邊摸索,漸漸把小說故事的世界觀與風格定型,寫的是武癡,不為名不為利,不為報仇,沒有私人恩怨,追求的,是純粹的武道境界。 他顛覆武俠世界觀的傳統正邪二分法,寫武當派入魔,是奸角,是欲稱霸武林把其他門派逐一殲滅的嗜殺者,這才是最最最破格的地方。選武當入魔,只因想寫太極拳,「在書裡,太極拳是最厲害的,好狠辣,與一般人認為很柔很慢似體操多過似武術不同,有很多關節技,會扭斷人手腳,摔倒人再補一拳。我想寫很多埋身肉搏、力量的感應,希望有說服力,來得逼真點。」 拳怕少壯,也是他顛覆以傳統武俠小說框架的一點,第一奸角武當門主姚蓮舟,只有三十多歲,「我的武俠小說,沒內力這回事,沒越老越累積更多功力這回事,要打,就得靠速度和力量。人老了就自然體能減退,如書中的崆峒道掌門人練飛虹,六十多歲,之所以想收童靜做徒弟,是因為老人家知道無可能再超越自己的巔峰,唯一靠收徒弟成就自己的成就。我想寫得寫實點,又如荊裂,他會受傷、會痛,要透過受傷來磨練自己。」《倚天屠龍記》張無忌靠練九陽神功化解玄冥神掌之陰毒、《射鵰英雄傳》西毒逆練《九陰真經》而走火入魔等類似牽涉內力的情節,他不會寫,也不屑寫。 進度方面,喬靖夫希望維持每三至四個月出一集,「這陣子寫得比較慢,要兼顧小說內地版宣傳工作、拍紀錄片。」

說到漫畫版,他卻認為不用太忠於原著,「漫畫版永遠有改進空間,不用太忠於原著,但當然也不能改得太離譜,最重要是忠於我的武俠世界觀,我接受到Q版畫面。」現在出書,何只望一紙風行,更望得電影商垂青,「我寫小說,不會考慮日後的動漫和電影改編。小說成本最低,一個人一支筆一部電腦即成,輕裝上陣向前衝,是開路先鋒,要去到有幾盡就幾盡。」《武道狂之詩》很對我胃口,甚麼都好,就是脫期不好,「哈哈,始終是長篇作品,日日寫通宵開夜車我會死,會感覺如下了地獄。」現在他每日寫三小時,每日供獻三千多字,第十一集?大家只好繼續慢慢等了。

文:尉遲一

(預告:喬大專訪「補完」文章,將談及喬靖夫喜愛的日本漫畫、電視遊戲,即將刊載,請密切留意!)

 

 

 

Comments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