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影音新聞, 電影 — 19/04/2017 at 10:28 pm

【本周電影觀後感】滿足犯罪慾望的好電影 《奏不響的風琴》《血濃於罪》《非正常械劫案》

by

page47

做了壞事,就要為自己所做的責任,我們一直期待現實世界是個公平的,可惜事實其實不會像電影一般,壞人很多時,不會有天收,還過得很安樂。犯罪是電影的重要題材,大部分人都不敢作奸犯科,但心底裡卻有犯罪的意圖,罪在我們的腦裡閃動,透過電影裡看見主角犯罪,滿足了罪的意圖,這是一種抒發。近期有三部有關犯罪的電影,都相當值得一看,讓你好好體悟及反思,人之初,究竟性本是善還是惡。

(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內含劇透)

先說日本電影《奏不響的風琴》,深田晃司導演,淺野忠信、筒井真理子主演,淺野忠信是個殺人犯,坐了十一年牢,假釋出獄,找入獄前的朋友,然後住進了他的家,妻子和女兒都很喜歡他,朋友對他亦相當遷就,他來的目的究竟是甚麼?十一年前他沒有說出朋友是共犯,所以朋友欠了他的情,他不能相信朋友為甚麼可以結了婚,而且還有女兒,而自己卻要坐監,十一年來也沒探望過自己。朋友是錯的,所以他讓人妻愛上自己,然後傷害他的女兒,再然後消失。當年殺人的動機,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價值觀是對的,信念是對的,所以殺人。坐監之後,有沒有真正反思過,還是只是裝作悔改?相信自己永遠是對的人,和自己不同就是錯,朋友應該和自己一樣,不可以幸福,不可以過得好,他應該折墮。然後他要人妻照顧被傷成半植物人的女兒一生,也要讓朋友覺得女兒被傷害是一種解脫,是一種當日沒有認罪的解脫,自己活得不好,其他人都不可以活得好,特別是身邊的人,淺野忠信的深沉,讓人不寒而悚,筒井真理子因為宗教而不能放任自己的情慾的掙扎,欲拒還迎的美麗,那種熟悉的人性,讓觀眾也不自覺愛上這個人妻,最後的結局是開放的,只說給你知道,要繼續受罪的人,永遠也逃不了。

奏不響的風琴1奏不響的風琴2

 

淺野忠信和筒井真理子睡在地上也會做戲

 

淺野忠信和筒井真理子睡在地上也會做戲

 

奏不響的風琴中淺野忠信和筒井真理子的不倫關係

奏不響的風琴中淺野忠信和筒井真理子的不倫關係

 
英國電影《血濃於罪》由米高法斯賓達主演,父親是個無法無天的罪犯,打劫、傷人、破壞是生活日常,米高法斯賓達是父親的繼承人,他不識字,但他不想他的兒子也不識字,更不想兒子走上自己的道路,當犯法已是整個家族及黨派的共同理念,要改變是沒有可能的,父親不喜歡兒子走正路,更覺得自己所做的沒有錯,還安排了兒子做一單大生意,釀成大錯,想改變的,原來根本沒有可能改變,父親愛兒子,兒子愛兒子,自己過得不好,也希望兒子有自己的人生,我本善良,現實環境卻不許可,那就由得它吧!做賊的,也會有人性,也會有親情,代代為賊,真的很好過嗎?商業社會,樓房永遠買不到,百姓只為地產商打工,平民永遠在不知不覺間,被剥削著,那些剥削你的世家,比賊還可怕,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賊,更在享受代代為賊的優越快感。

血濃於罪1

父子之間雖然有愛卻偏要孩子代代為賊

父子之間雖然有愛卻偏要孩子代代為賊

自己是賊總不希望兒子還是賊

自己是賊總不希望兒子還是賊
美國電影《非正常械劫案》講述來自德州的兩兄弟基斯派恩及賓科士打,為了報復企圖搶走家族土地的銀行,所以有計劃地進行械劫,械劫是很有系統的,只搶櫃檯的錢,不搶掠夾萬,小數額,難以追索,兩兄弟按地圖密密地打劫,小數怕長計,這種小市民反極權的行動,觀眾自然看得有共鳴,電影對社會作出一個正面控訴,是我們不敢做,也不能做的事,當然兩兄弟也有個人的私慾,打劫得愈多,就出現愈多矛盾,有計劃的行動,因而變得隨意,然後,就會出現亂子,最後被法律所制裁,現實世界,法律真的可以制裁犯了罪的人嗎?或者有人會說,制度是不可搗亂的,不是你想做甚麼,就可以做甚麼?但有誰又會知道,說這句話的人,可能一直在犯罪,故事的配樂很精彩,充滿了西部的感覺,那種一開始就知道是悲劇的故事,雖然宿命,但卻讓人看得揪心。
人人都有罪,但誰是真正的兇手,你知道嗎?

 

做賊的代價當然是沒有好下場

做賊的代價當然是沒有好下場
打劫快把錢拿出來

打劫快把錢拿出來
賓科士打做憂悒的賊入型入格

賓科士打做憂悒的賊入型入格
基思派恩演活狂躁卻有情的盜賊

基思派恩演活狂躁卻有情的盜賊

 

文:安東尼

Comments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